【亚瑟/莫德雷德】佩奇的礼物

莫德雷德七岁,很快就八岁了。他知道自己当七岁小孩当得不怎么称职,也清楚自己与众不同。老师说他得“正常些”才能“融入其他小朋友”。大人们总说他“太老成”,这不过是“小小年纪却如此烦人”的另一种委婉的说法。散漫又异想天开,孤僻又不安分守己。

他慢吞吞套上校服的外套,从镜子中环顾着身后那个被亚瑟装修成超人主题的长方形卧室,无精打采地打了个哈欠。

如果真的存在超级英雄,那为什么不来拯救一下每天不得不去学校的他。

打领带时莫德雷德遇到了一些麻烦,复杂的打结方法使他心烦意乱,左右摆弄了半天,那条终于变成死结的领带牢牢挂在了自己的衬衣上,仿佛在嘲笑他有多笨拙。

“莫德雷德,我们该出发了。”

楼下传来催促的声音,莫德雷德手忙脚乱地把领带塞进毛衣里,急匆匆地提起书包三步一跳地跑下楼去。

亚瑟正站在宽大的玄关处换靴子,看到莫德雷德下来,冲他笑了笑,然后把他最喜欢的那条格兰芬多围巾递给他。

 

亚瑟二十七岁,马上就二十八岁了。他也不是一位“称职”的大人。他看上去的确很年轻,年轻到没人会想到他有一个学龄年纪的儿子。对于这个事实,亚瑟同样也在努力适应中,或者说他压根没料到井井有条的生活会被这么一个突如其来的小混蛋搅得一塌糊涂。

一个月前的自己,自由浪漫、事业有成,有自己的公司,有美丽的未婚妻,他令人羡慕的人生刚刚起航。

一个月后的自己,忙碌乏味、家务全包,变成了众多需要操劳子女生活的父母的一员,还是单亲爸爸。

 

格妮薇儿搬出公寓后,每个人都感到沮丧疲累。亚瑟关上门,烦躁的情绪在看到那个拽着脸的小崽子时膨胀到了顶峰,又像个泄了气的皮球败下阵来,决定将那些大人之间的感情纠葛统统抛开。

算了。

也没什么不好。

亚瑟这样安慰自己道,然后恶作剧般捏了捏副驾驶上正在打瞌睡的莫德雷德,把他喊醒。

偶尔捉弄一下这个小鬼可以使他内心平衡不少。

 

“等一下。”莫德雷德睡得迷迷糊糊的,摸到车门正要下去时,亚瑟叫住了他。当他忍着笑意把那团乱七八糟的领带从莫德雷德校服里拽出来时,莫德雷德倏地涨红了脸。然后听到亚瑟耐心地教给自己步骤,领带在他手中乖巧地翻了几个圈,一个漂亮的温莎结便服帖地挂在身前了,和亚瑟的一样平整完美。

“再见。”爸爸。

莫德雷德嘟嘟囔囔地说了句再见,便溜下了车,一路小跑着消失在人群里。当然莫德雷德是不会喊出来的,尤其是在校门口这种同学簇拥的地方。在他的记忆当中,幼年的岁月只剩下一个大概的轮廓,就像印象派的画作,留下的只是模糊的影像。他家有很多秘密,许多年来,关于父亲的事只知道一星半点,这还是从不同人那里听来的。最后拼凑出的结论是,他的父亲是一位暴戾凶狠的男人,伤害了母亲摩根的情感,也剥夺了自己童年的欢乐。以致于莫德雷德头一次去见亚瑟时,一直想象着对方会对自己大吼“滚开,我才不是你那见鬼的老爸”,紧张地抠烂了心爱的围巾上的格兰芬多院徽。

他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但是没成功。

后来……后来他那血缘上的老爸便领着他买了条一模一样的围巾,对此他一直有点耿耿于怀,仿佛自己是很容易被收买拉拢的小孩一样。

 

莫德雷德的学校是以各种不同的树木来命名班级的,他所在的橄榄枝班今天有两节手工课,课程老师利兹小姐给每个人发了需要用到的材料,仔细讲着作业要求。莫德雷德偷偷在书桌下边翻着小猪佩奇,那是他百无聊赖时最喜欢用来打发时间的画书。等到周围的同学开始动手,他才把书收起来,然后心血来潮地剪了一只粉红色的猪,又故意给它加上一副滑稽的圆眼镜——像利兹小姐的那样。

作品展示时,莫德雷德刚把它拿出来,便听到大家哄堂大笑,看着他们手里的纸玫瑰小天鹅蛋糕贺卡之类的手作,莫德雷德不屑地哼了一声,他不应该在乎那些笨蛋的想法,并为自己的天马行空感到骄傲。

然后便在老师接下来的吩咐里傻了眼。

“把你们要送给爸爸妈妈的礼物展示给他们,告诉他们你爱他,让我看看你们都会收到什么样的回礼。”

 

回到家时,莫德雷德一直在纠结自己的手工作业,他实在不愿意把它称作一个礼物送给亚瑟,更不愿意对着这糟糕的作业表达肉麻兮兮的感情。这会令他十分没有面子。

对,就是面子。

莫德雷德坚信这是他的独一无二的优点,因为这种小情绪会使他看起来比其他同龄人更加成熟。莫德雷德心不在焉地搅动着盘子里的蔬菜,偶尔偷瞄一眼对面的亚瑟,越想越忧愁,以致于对着最爱吃的肉桂卷都没了食欲。

用过晚饭后,莫德雷德便跑回房间把自己锁起来,从书包里掏出那只被书本压得皱巴巴的猪,对着它扯了个鬼脸,丢在一边。早知道手工作业是要交给家长看的,他绝对不会做这个!

和它大眼瞪小眼了好久,莫德雷德终于像是下定了多大决心般,拿出笔挤出几个词。

我爱你。

想了想觉得实在太过难为情,又加上了daddy pig——刚好足以让自己看起来是很自然地在“公事公办”,而且称呼也不是指亚瑟本人,仅仅是今天的作业。

 

亚瑟今天没有在书房工作,他正惬意地窝在楼下的壁炉前看《苔丝》,牛奶的醇香让人有些昏昏欲睡。直到莫德雷德蹭到他跟前,才注意到他。

亚瑟放下手里的书,身体放松完全仰靠在沙发上,看着莫德雷德似乎有些戒心的圆溜溜的绿眼睛,示意他开口。

“今天的作业。”莫德雷德从背后拿出本子递给他。

亚瑟抿了口牛奶,点点头。见他依旧背着手别别扭扭的样子,不免好笑。

“怎么了?”

“我的房间有点冷。”

“好的,一会儿我上去看看。”

说着,亚瑟伸手将他睡衣领口处的纽扣系好,被手指触到皮肤时痒痒的,莫德雷德缩了一下脖子,踩着拖鞋迅速跑回了楼上。

半个小时后,房门被人轻轻地打开,莫德雷德假装自己睡着了,躲在被子下仔细听着空气中的声音。等到屋内重新恢复寂静时,才从床上爬起来,他打开小台灯,迫不及待翻开自己的作业本,上帝啊,只要让他看到有亚瑟的签字自己就可以安稳地睡上一觉。

一张夹着手工作业的纸页飘了出来,莫德雷德拿起来看了一会儿,突然咯咯地笑起来。

今天的壁炉格外暖和,大概是亚瑟新添了木炭吧。

莫德雷德这样想着,开心地关了灯,躺回被窝,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被放回桌上的手工作业旁又多了张粉色的小猪,签名下方有行不起眼的字。

 

我也爱你,piggy.

 

 

-END-

 


本文 暂无 评论

回复给

Top